统一服务热线:

157620176834

公共空间与个人经验——张恒的城市雕塑作品欣

更新时间:2020-10-04 23:24

  原标题:公共空间与个人经验张恒的城市雕塑作品欣赏【艺术简历】张恒,1942年9月2日生于内蒙古包头市,著名雕塑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家学会会员,中国雕塑家学会

  原标题:公共空间与个人经验张恒的城市雕塑作品欣赏

  张恒,1942年9月2日生于内蒙古包头市,著名雕塑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家学会会员,中国雕塑家学会会员,内蒙古美术家协会理事,内蒙古雕塑学会原会长,

  内蒙古博物馆研究员,毕业于中央美院雕塑创作研究院,之后就读中国城雕研究生班,导师钱绍武。

  代表作品《敕勒魂》、《敕勒风》、《成吉思汗》、《天骄》、《豪饮》、《王昭君》等。其中6米高的大型花岗岩纪念碑雕塑《敕勒魂》入编国家级大型画册《中国城市雕塑50年》,《敕勒风》获纪念《讲话》全国美展内蒙古展区铜奖,《天骄》入选“全国第五届体育美展”。《古风》主雕入选“中国民间艺术展”;《三娘子》入选“中国西部雕塑巡回展”;《沙漠之舟》入选“全国首届城雕方案展”铜牌优秀奖;《豪饮》入选2002年"北京城市雕塑国际艺术大展”,荣获提名奖;《草原母亲》分别入选2003年“首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中国雕塑精品展”;石雕作品《神马》立于日本,《成吉思汗骑马铜像》分别在日本、美国、加拿大等国巡回展出《娜仁花回忆》入编中国大型学术画册《今日中国美术》。

  个人传略及业绩分别被《世界名人录》、《中国美术家名人传》、《中国当代名人录》等多家出版社出版的名人录中。

  乌力吉,美术博士,内蒙古师范大学民族学院院长、教授,著名文艺评论家、美术评论家。

  20世纪80年代,现代雕塑的实验主要集中在原始主义和结构主义上,在形式上受西方现代艺术的影响较大,在观念的转变与材料的实验上都为后来的发展做了准备。到20世纪90年代,现代雕塑实现了真正的突破,尤其在架上艺术方面,雕塑的创作已经走到中国当代视觉艺术的前沿。

  这时大规模的城市建设,为城市的发展提供了可能。一定的经济基础也反映出一定的文化水平,城市雕塑也开始从一般纪念性雕塑和装饰性雕塑向更具文化性和精神性的公共艺术发展。城市的发展也意味着人与自然的疏离,人的生存环境与生态,资源的冲突。城市是文明的象征,人与环境的关系从根本上反映着人与文明的关系。文明的进程不应以家园失落为代价,家园不仅是适宜生存的环境,也是人类寻求和谐的生存状态的精神需求。所以,只有在精神追求的前提下家园才能与文明和谐共存。而现代城市雕塑正是要实现现代艺术与都市环境的融合,寻求文化生态与都市发展之间的切合点,即创建一个具有文化品位和精神价值的公共公间。这也给众多雕塑家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内蒙古雕塑家张恒在现代城市雕塑方面有突出的成就,不同之处在于他突出了雕塑的民族性与地域性。

  张恒的个人经历对他的雕塑创作有很大的影响。首先是他的专业素养很高,基本功扎实,是中国最高美术学府“科班”出身。其次是得益于滋养他艺术母体的生活环境。基于此,他的作品有强烈的地域特点和民族特点,这也是内蒙古艺术家们的普遍特点。

  张恒的城市雕塑艺术在表现形式上有写实与抽象两类。其写实的雕塑主要继承现实主义艺术的传统,对生活情趣的模仿或浪漫化来装点和美化城市空间,如作品《白马》因为对现实的模仿,观众不需要任何艺术教育就能感受到他的意图,它成为民族精神的象征和对美好生活诗意化的点缀,而抽象城雕更强调雕塑与环境的关系,强调工业化的视觉经验,适合现代社会从建筑到设计的形式特征对人的视觉审美的影响。作品《豪饮》与《迈向未来》属于这类,现代感很强,它对提高公众的整体审美水平和情趣有积极的意义。

  另外,他的作品中有强烈的民族性和地域性特点,如作品《敕勒魂》的人物形象使人联想到北朝时期“敕勒歌"的景象。这使我们感到他在艺术上的追求更多地关注个性的表现、历史的反思。现实的批判以及生存经验的表述。

  矗立在美岱召的一座用红色花岗石雕琢的大型雕塑《敕勒魂》, 是千年敕勒川的点睛之作。它将古老的敕勒川与生活在这里的民族,特别是蒙古族紧密地融为一体,也将古老的民歌与当代城市文化进行了有机地结合,因而它成为包头城市文化建设的标志性作品,该作品很好地利用了原石的肌理,取得了“随石赋形”的艺术效果。作品以写意的表现手法,单纯、精炼的语言,概括、简约的艺术形式,在原石上稍加雕琢,以少许胜许多,表现了敕勒川的苍凉、浑朴,展现了那首传唱千古名歌之中蕴含的无限“苍茫”。“苍茫”之意,味之无穷,似有若无,越看越多,但又不可捉摸,具有一定的模糊性和不确定性,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空间。这种不确定性是所有文艺作品成功的真谛,也是所有优秀作品的魅力所在。在模糊之外无限丰富,由说得完到说不完,由有限到无限。作品的艺术表现手法,达到了内容与形式的和谐统一,既给读者某种暗示,又体现了“意到笔不到”的含蓄美,留有可以补充的余地,味道十足。广褒无垠的敕勒川,传唱千年不衰的《救勒歌》, 凝结成了不朽的“敕勒之魂”。

  “本文为企业宣传商业资讯,仅供用户参考,如用户将之作为消费行为参考,凤凰网敬告用户需审慎决定”